Monthly Archives: December 2016

老爸走了

十二月二十日,原本是因为阿嫲的葬礼回乡,可是在抵家前不久,老爸跌了一跤并失去了知觉。我赶到后的几分钟内,老爸渐渐的没了气息。不能想太多,尽量放空,不然就会鼻子发酸… 老爸,你好走。一路和阿嫲相伴。